您的位置: 惠阳信息网 > 时尚

狂探 第1051章 三条遗嘱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3:09:11

狂探 第1051章 三条遗嘱

两天后,南江省百灵市。

江南时节,空气中飘着雾气似的小雨,纵然打着伞,水雾却依然可以打湿衣服。

在城市北郊外一片荒凉的坟场中,正在举行着一场入目凄凉的葬礼。之所以入目凄凉,是因为葬礼仪式非常简单,没有吹拉弹唱,也没有放鞭放炮,就连到场出殡的宾客,亦是一个没有。

当然,从严格意义上讲,也不能说一个没有,因为赵玉就穿着一袭黑衣站在坟前。只不过,他和死者的关系,却是很难定义。因为,死者本人正是被赵玉捉住的罪犯——贼王陶香!

早在赵玉去侦破邬芳芳遇害案之前,陶香便已经发出了病危通知。正是因为要照顾陶香,崔丽珠才没有参与后来的一系列的破案工作。

陶香病情恶化,过年期间动了两次手术,虽然医生已经竭尽全力,但陶香还是于前天晚间不幸病逝。

一代贼王,就此谢幕!

让赵玉略显尴尬的是,当前天晚上,崔丽珠告诉赵玉,陶香已经走了的时候,赵玉竟然吓了一跳!他还以为“陶香走了”乃是逃走的意思,以为这贼王又趁机逃跑了呢!

后来听崔丽珠哭得那么伤心,这才领悟过来,原来“陶香走了”,乃是永远也回不来的意思。

巧得是,当赵玉得到消息的时候,他当天开出的“乾离”卦,亦是同时结束了。他得到了230%的完成度,以及数件道具奖励。

如此一来,赵玉不得不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陶香身上,既然陶香一死,卦文随即结束,难道……那个“乾离”卦中“离”的真正所指,就是他吗?

可是……

自己跟陶香没有友情可言,只是警察与小偷的关系,这个“离”卦,似乎开得有些耐人寻味吧?

于是,赵玉开始怀疑,既然有“乾”卦相伴,那么陶香的死,会不会还有别的深意呢?

当然,不管怎么说,看在崔丽珠的面子上,他也得亲自去一趟百灵,给这位贼王送送行

狂探  第1051章 三条遗嘱

此刻,看着眼前简单的入葬仪式,赵玉亦是替陶香感到阵阵唏嘘。没有亲人,没有儿女,没有朋友,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几何,到最后甚至还精神错乱,纵然他身怀绝技,纵然他盗窃过那么多惊世财宝,可到头来,却不过都是一场过眼烟云……

他这辈子,唯一还能算是安慰的,就是阴差阳错地哺育了崔丽珠这样一个女儿,虽然没有血缘关系,但崔丽珠却是唯一与陶香最亲的人!当他精神错乱之后,若不是有崔丽珠精心照顾,恐怕早就挺不过去了。

也多亏了这个女儿,陶香才免去了另一桩憾事。

通过崔丽珠多番运作,终将陶香葬在了她的生母杜曼婷,以及生父崔方宇的坟墓旁边。

如此一来,陶香便可以伴着他的师弟师妹一起长眠了。生当复来归,死当长相守,因为身份从来见不得光,生前的陶香无法与师弟师妹相聚,唯有到阴间聚首,方能一解夙愿,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安慰吧……

现场帮忙下葬的人员,全都是崔丽珠花钱雇来的。见着雨势渐大,他们加快速度,完成任务般地把陶香的棺材下葬,然后快速填土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看到父亲入土,唯一穿着孝服的崔丽珠失声痛哭,浑身颤抖,“爸……呜呜……爸……啊啊……你走了……我……我以后就再也没有亲人了啊!啊啊……”

动情深处,崔丽珠无助地跪在了泥泞的地上!

赵玉见状,赶紧过去搀扶,一面搀扶一面劝慰:“别哭了丽珠,你还有亲人呢!我们都是你的亲人!!”

“啊啊……”

听到赵玉的劝慰,崔丽珠哭得更凶,嚎啕大哭,哀痛欲绝……

上天也好似有所感应似的,雨越下越大……

……

当日晚间,当赵玉帮助崔丽珠处理好葬礼事宜之后,二人来到当地一家安静的西餐馆用餐。

崔丽珠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,精神状态明显有所好转。不过,不知是她尚未从悲恸中缓过神来,还是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她始终双手握着一个盛有热水的杯子,身体还在微微打颤。

“嗯……吃点吧还是!”赵玉一指桌子上的牛排,“趁热吃了,就不冷了!”

崔丽珠叹了口气,本来拿起刀叉,却还是没有胃口。

“丽珠啊,都过去了,人还是要往前看的!”赵玉实在不知道怎么劝人,斟酌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。

“谢谢……谢谢你了!”崔丽珠的眼角又红了,“要是没有你,我该怎么办啊!”

“别这么说,咱们都是一家人!”赵玉说道,“我想,你老爸看到你当了特调员,应该会非常欣慰的!”

“嗯……是的!”崔丽珠喝了口热水,缓缓地说道,“他知道的时候,的确非常欣慰,而且,还想要当面谢谢你呢!只可惜……”

“哦?”赵玉顿时听出问题,急忙问道,“你的意思是,陶香……他……”

“对!”崔丽珠点点头,“在我老爸临走前,有那么短短的十几分钟,他忽然清醒了,他想起了以前的一切!什么都想起来了!我当时还挺高兴呢,可没想到,原来那就是人们常说的回光返照……”

“哦……居然……这样……”赵玉感觉有些意外,想了想,问,“那……他有没有提起李飞的事情,还有宝石和无头女尸案的事?”

赵玉这么问,无非是担心李飞的供词是否还有出入。

“说了,但只说了一点点……”崔丽珠摇头说道,“没提无头女尸,但是提到了李飞,也提到了宝石,说宝石就在李飞手中!但是,他当时说话很慢,很费劲,我没有细问……对……对不起了……”

“没关系!”赵玉切好牛排,递到了崔丽珠的餐盘中,“已经不重要了!”

“嗯……不过……”这时,崔丽珠忽然抬起头来,欲言又止,显得有些为难。

“哦?怎么了?”赵玉的观察力超强,立刻意识到,这里面肯定有事。

“嗯……我爸……我爸他……”崔丽珠又低下头,思忖数秒,这才像下定决心似的说道,“临走之前,我爸给我留下了三条遗嘱!嗯……”

什么?

三条遗嘱!?

赵玉皱眉,眼神中却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。

“第一条遗嘱,显然已经不重要了!”崔丽珠说道,“他告诉了我,他的藏宝位置,说他把他偷到的珍品宝贝,全都埋在了杜曼婷的坟墓下面,要我去挖。而且,他也亲口承认,杜曼婷是我的生母,崔方宇则是我的亲生父亲!”

“哦……”赵玉点头,这一条遗嘱,他们的确已经掌握了。

“第二条……嗯……”崔丽珠支吾了一下,这才说道,“其实,这一条并不是遗嘱,而是他跟我交代一件事情,更像是某种忏悔吧!他说他曾经——杀过一个人!!”

“啊?杀人?”赵玉意外,“陶香杀过人吗?谁啊?”

“就是他的师父!”崔丽珠如释重负地说道,“当年,李飞和我妈妈杜曼婷失手杀死了他们的师娘!事后,他们的师父非要找回李飞报仇,而这时候,杜曼婷忽然承认,说杀人的不是李飞,而是她!

“然后,陶香为了不让杜曼婷受罚,便当场勒死了他的师父!!”崔丽珠讲道,“后来,因为老大李飞不在,所有的事都是陶香处理的,陶香这才对外谎称师父和师娘双双暴病而亡,将他们匆匆下了葬!”

“哦……”赵玉点头,“没想到,在无头女尸案的背后,竟然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啊!真是……真是……”说到此,赵玉忽然感到一阵好奇,急忙问道,“那么……第三条遗嘱呢?最后一条遗嘱——是什么!?”

大庆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大庆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大庆治疗睾丸炎方法
大庆治疗睾丸炎费用
大庆治疗睾丸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