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惠阳信息网 > 娱乐

丁俊晖模式被后来者追随山西球手为打球父母

发布时间:2019-11-22 01:09:59

丁俊晖模式被后来者追随 山西球手为打球父母卖掉房子

【杆甜杆苦 陈喆】

在媒体不厌其烦的炒作下,丁俊晖不寻常地成长经历人尽皆知。为了专心练球,三年级就基本放弃学业,初一辍学;为了提高技术,全家搬到东莞;为了维持练球和生活,卖掉老家的房子……虽然今日丁俊晖的名利双收令人羡慕,但是回首丁俊晖的历程,却让所有人不禁为丁氏父子当年的坚定与坚持捏一把汗。

其实,丁俊晖走的几乎是一条不能不走的路。像斯诺克这种需要巨额投入却是非奥运会项目的运动,要想有所成就,都需要整个家庭有一掷千金的豪气和破釜沉舟的勇气。

在丁俊晖之前之后,有许多孩子走着同样的路,其中就包括三名山西球手。仔细看来,陈喆的经历更是与丁俊晖出奇地相似。

练球从小学开始

2002年,9岁的陈喆迷上了台球。从一开始,他就展现出在台球上的天赋。同年的山西省小学生台球赛,他夺得第五名。丁俊晖比陈喆早一年,他在8岁的时候开始打球,但他在10岁时才崭露头角,夺得省内台球比赛的冠军。

同丁俊晖一样,为了专心练球,陈喆随后放弃了学业。他先后跟随我省的柔浪浪、北京的张东涛等斯诺克名将学习。2005年,12岁的陈喆去了广东。丁俊晖去广东的时间又比陈喆早了一年,他11岁时父母把家搬到了台球氛围更好的东莞。也同丁俊晖一样,父亲或母亲一直陪在陈喆身边。这样,保证了陈喆的生活和练球,也防止他学坏。

2008年年底,15岁的陈喆拜在伍文忠门下(著名美籍斯诺克教练)。巧合的是,丁俊晖也是从15岁时跟随伍文忠练球,不过那是在2002年。

(另外两名山西选手同样很早就放弃的学业,专攻斯诺克。于德陆14岁去深圳学球,吕琛玮12岁成为丁文钧的弟子。)

卖房迫不得已的选择

为了得到练球的资金,丁俊晖13岁那年,父亲卖掉了老家的房子。陈喆的父亲陈玉国也曾做出同样的选择,陈喆13岁时,陈玉国转让了自家的烧烤店;陈喆14岁时,陈玉国卖掉了太原的房子,同样是迫不得已的选择。

怕儿子太小出问题,陈玉国和妻子始终保持有一个人陪在儿子身边。最开始的四年,“陪练”是陈玉国。他不仅不能工作挣钱,还要陪儿子到处打比赛花钱,两个人一年就要近10万元。这钱,全靠妻子在省城五一路上的烧烤店一分一分往出抠。2006年,陈玉国坚持不住了。他让妻子到广东陪儿子,自己把烧烤店转让出去再想办法做生意。“一个月有上万元收入的烧烤店,就转让了七八万元。”这次转让,至今都让陈玉国感到惋惜。

一年后,更加窘迫的陈玉国,卖了省城东华苑的一套96平米的房子。“才卖了25万元,留到现在估计能翻番了。那是我家生活最艰难的一段时间。”陈玉国说。

这25万元,一部分成了儿子的练球经费,一部分陈玉国拿来做生意。生意同样与台球相关,买台球设备,开台球厅。随着生意步入正轨,陈家才慢慢地摆脱了窘境。

(每个学斯诺克的孩子,都需要巨额的投入。于德陆学球10年,家里投入近90万元;吕琛玮学球7年,家里投入60多万元。)

留学是梦想也是必然

丁俊晖、梁文博、田鹏飞……几乎每一个成功的中国选手都有过赴英留学的经历。英国是斯诺克的发源地,良好的氛围,先进的理念,让它成为每个斯诺克选手最向往的地方。而决定职业选手资格的旁丁斯国际系列赛(比职业赛低一级别的赛事),也只在英国举行。每个试图晋军职业斯诺克的选手,如果不能在世界大赛中凭外卡创造奇迹,去英国打旁丁斯便是惟一选择。去年10月,陈喆实现了自己的梦想,也第一次探了探自己的职业斯诺克之路。

大部分中国选手前往英国,走的都是同一条路,一个中国香港人“铺”的路。这个香港人在伦敦做生意,看到“斯诺克留学热”他就搞起了兼职。当然,人家也有搞兼职的条件,他以前是奥沙利文的经纪人,对圈里的情况很熟,又有奥沙利文做招牌。陈喆赴英留学自然也找上了他。

留学英国,投入自然更惊人。让我们看看陈喆留学中的账单:

住在香港人提供的别墅里,一个月200英镑。当然,别墅不只陈喆一个人住,陈喆单独拥有的只是一间摆着床和衣柜的卧室。同一栋别墅里还住着刘崧、金龙、李行、张安达、梅希文,每一个都是中国斯诺克的知名人物。

吃饭需要自己买菜自己做,一个月下来每人要200到300英镑。

练球在附近的一家台球俱乐部。每天训练七八个小时,每月学费800英镑。当然,大部分时间是自己练,偶尔也会碰到大师级人物。陈喆就与奥沙利文交手过8次,“最好的一次是6∶8输”。

算下来,一名球手在英国留学每月的固定支出为1200到1300英镑。但是,不要忘记还有不能不打的旁丁斯。旁丁斯赛一个赛季的报名费是800英镑,前往参加每站比赛的吃住行费用300到400英镑。

陈喆第一站首轮落败,第二站止步次轮,眼见职业资格无望,就提前结束了英国之旅。从10月初赴英,到12月中旬回国,两个多月,他花掉了七八万元。虽然赞助商提供了部分资金,这仍然是一笔不小的投资。陈喆仍然觉得值:“学到了不少东西。今年6月份,我还去!”

(今年,于德陆将与陈喆同行。他已经准备5月底去英国,6月参加旁丁斯赛。令他高兴的是,由于赞助商退出,旁丁斯赛的比赛从一年压缩到三周,家里和赞助商的压力能小一些。吕琛玮也一直梦想着去英国,但父亲吕良却不想让他太早出国。有两个原因:一方面,吕良想让孩子再成熟些、技术再扎实些,“磨刀不误砍柴工,斯诺克选手的黄金时间在25到35岁呢”;另一方面,他也想找个好的赞助商,以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。)

年纪轻轻就放弃学业,家里投资近(上)百万,对任何一个人来说,这都不是一个稳妥的抉择。好在,丁俊晖、梁文博、田鹏飞等人已经证明,这条路虽然艰难且风险很大,但是走得通。在他们身后,三名山西少年亦步亦趋,紧追不舍。

本报 张立宇

【后来人】

一个13岁少年的选择

去年,本报参与合办的首届山西省台球排名赛中,一名13岁的少年曾经引起的关注。他叫贾浩晨,10岁开始对台球着迷,经过与家长的抗争,终于得到了节假日练球的机会。但他的目标不止于此,他要“靠斯诺克养活自己”,想做“奥沙利文第二”。

没有想到,当时一次偶然的采访,竟然让这个少年坚定了自己的 “火箭梦”。本来,贾浩晨已经和母亲约定,读完初中再开始专心练球。但是,接受了的采访后,他“对上学更不感兴趣了”。

学校的校长曾经试图挽留贾浩晨,对他的父亲表示,贾浩晨只要学习语数外就行了,副科可以不管,打比赛的时候请个假就可以走。这个13岁的少年却有着同龄人没有的决绝:“我怕两头耽误,跟父母软磨硬泡终于得到了他们的同意。”提到去年的重大决定,贾浩晨的语气里还透着兴奋。

可惜,现实是残酷的。去年7月,贾浩晨去深圳找到了丁俊晖的师父伍文忠。伍文忠让他与自己的一名小弟子打了一盘。比赛结束后,伍文忠对贾浩晨的父亲表示:“这孩子的性格太急躁,不适合打斯诺克。学上10年都出不来成绩,还是尽早放弃吧。”贾浩晨有点惋惜,却还是不愿意放弃台球。伍文忠就把他介绍给潘健 (潘晓婷的父亲),让他学习花式九球。

三个多月后,贾浩晨告别潘健回到太原,开始在傲龙台球俱乐部专心学习黑八和九球。值得一提的是,陈喆的父亲陈玉国是傲龙的股东。

现在,贾浩晨的目标是全国冠军“黑八王”。但他更看重的是九球,“因为九球有世界大赛,更有前途”。

贾浩晨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丁俊晖走过的路,可惜他出发时终点已经偏移,他要走的路似乎比丁俊晖还要艰难。

在台球热持续升温的大环境中,走上这条路的不仅是贾浩晨一人,光傲龙俱乐部就有七八个十来岁的孩子在练球。

本报 张立宇

癫痫病治疗医院海南哪家好
九江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潍坊好的癫痫病医院
华夏医院
阿勒泰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